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十三)

冰哥:你以为我是你父亲,其实我是你……

九妹:娘子?

——————————

十三.
说实话,洛冰河现在很慌。

虽然面上呈现着的,还是那张常年不动声色且终年缺乏大悲大喜的脸,但他的本质,他的内心,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一样的升华。

所谓厚颜无耻臭不要脸的这种市侩说辞,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安放在魔界至尊的头上自然是不合适的。想想洛冰河纵横世间多少年,敢问哪朵花是他所不敢采不能采的?他一袭黑袍一柄心魔跨过多少山水,除却了在清静峰处暗淡的一段少年时代,剩下的日子哪一天不是移动的○马飘香的鲜花。

但等那猛然冲上脑的热血冷却了半晌后,再看看被自己控在身下的沈九时,未免就生出了几分尴尬之情,更何况那无辜的臭小子还一脸无知纯粹的茫然样,绯红的眼角也沾了几滴稀薄的泪,他颤了颤嘴唇,缓慢又疑惑的说道。

“爹爹?”

这一声直叫的洛冰河双腿一软,差点在圣洁的父子情深前,颤抖着摔倒了下去。

早已被洛冰河丢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羞耻心,此刻也正快马加鞭十万火急地跑着叫着一路从远方赶来,逼迫着滑翔在冲动边缘的洛冰河收手收手快收手!

眼前的这个瘦弱少年可不是别人,当你对他生了往日里再寻常不过的欲望时,他却可以在至关重要的最终关头里,双目含泪的喊上一声再诚恳不过的——爹!

无论贵贱,也不说其他,他可是你那日日玩狗闯祸不办正事瞎折腾的倒霉儿啊!

这让洛冰河感到罕见的不自在,和少有的异样羞愧。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不划算,觉得少了差了些什么,什么狗屁的儿子,他不过是脑袋摔糊涂了而已,自己又在顾及什么?不论现下的沈九是什么身份,他始终作为沈清秋时,做了太多不能挽回的错事,在当年的那个洛冰河的身心上,刻下了太多岁月不能消磨的印记。

所以无论怎么说,这都是沈清秋欠他的。洛冰河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这种亏,他不想吃,也不愿吃。

于是洛冰河还是压住了心里的那一点最后的抵抗,牢牢地盯着沈九的双眼,将自己的嘴唇不容抗拒的压了下去。

先是沈九那张温热的薄唇,再接着,是他微微松开的唇角。洛冰河一路厮磨向下,纤长的手指在沈九的领口处似重似轻地按压抚摸着,拇指轻轻贴着对方的炙热的颈侧,吮吻出了几朵绯红明艳的花。

沈九哪里遇见过这等状况,只觉得自己这个平日里时常暴躁的老爹,此刻着实是再温柔不过了,这不禁让沈九放松了前一刻还紧绷着怕被暴揍一顿驱之别院的身体,好似一滩水般无所顾忌的释放在洛冰河的身下。

洛冰河贴过的位置温热又细痒,沈九说不出来这究竟是舒服还是不适,只是觉得身体的深处好似有一条汹涌无尽的河流,让沈九红着一张脸,手指松松紧紧,不知该抓着哪里,只好含了更多的泪水,将两只胳膊软软地环住了洛冰河的脖子,口中断断续续的呢喃着。

“……爹……爹……”

洛冰河住了手。

他喘息着,无比认真地注视着身下沈九的眉眼,那句埋在心底许多年的问题,在欲望迸发的边缘,冒出了一点青翠的苗头。

洛冰河思索再三,终于还是伸手抚摸了沈九的脸侧,认真又缓慢地问道。

“小九。”

“你会和我一辈子在一起么?”

沈九睁大了眼,随后又疑惑不解的眨了几眨,他抬眼看着上面的洛冰河,甚是自然的回应道。

“和爹爹在一起,那当然是再合理不过的事,小九不能不尽孝道呀。”

洛冰河咬了咬舌尖,忍住了自己找棍子的冲动,压着最后一点耐心继续问道。

“我不是你爹爹,我就问你这一个问题。”

“怎么会不是呢?”沈九茫然地眯了眯眼,那在暗室内微亮的两点目光,如同是浸泡在一汪至寒的水中,潮湿的沾了几分冷几分凉。未来得及拢起的衣襟还凌乱的散开着,露出了其中还带着余热的红痕。自然而然显得十分狼狈可怜。

就在洛冰河挪开身子的下一刻,沈九便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将其拉下,两条原本无力的胳膊,此刻也一反往常的紧紧扣住了洛冰河的腰身。

沈九委屈的几乎要落出泪,变戏法似的,声音迅速的带上了哭腔。他紧紧抱着洛冰河,怎么也不肯撒手,拼了命似的也要将自己嵌进对方的怀里。

洛冰河被抱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满脸的意外和惊诧之色。于是视线也跟着左右扫了又扫,难以置信的反复确认了几遍才作罢,毕竟腰间传来的温度是如此真实,以至于这一瞬间无论怎么发展,洛冰河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但这也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拥抱罢了,洛冰河能走到魔尊的这一天,莫非还稀罕一个温柔乡?况且沈九的怀中哪有女人那般温香柔软,硬邦邦的肋骨直硌的他的脸不适至极,若是放在往常,若是……

洛冰河再难以想下去了,像是所有的感官都在一时间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死死封住。他被瘦小的沈九紧紧的像抱着一个大玉米棒子似的抱了好一会,才在这密闭无人的暗室内微微弯了一点唇,接着便试探性的伸出了手,牢牢地回抱住了沈九。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拥抱过一个人,无关任何欲望,仅仅是取暖,或者是满足自己一个多年未能实现的夙愿。洛冰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眼中莫名其妙的有点泛酸。

真暖和啊,洛冰河暗暗想。

但沈九还在一个人叽叽咕咕的不知道说着什么,洛冰河极有耐心地凑到了沈九的耳前,才听清沈九方才呢喃不断的话。

“……小九以后必会娶上个十房八房,让她们一起孝敬爹爹,爹爹莫要生气了就不要小九呀……”

……

洛冰河微笑着来回抚摸着沈九的头颅,那亲切的手法和恰到好处的力度,简直要将沈九摸秃噜了个脑袋才算妥当。

洛冰河抱着沈九仰面躺在床榻上,面带慈祥的冥思苦想。

莫生气,小事伤神伤和气。

况且他又是个傻子,所以又有什么好计较?

娶上十房八房?

洛冰河撇着嘴角冷笑了一声,接着便柔情似水的抬起了沈九的下巴,面上七分悲情三分深情,任谁人看了都不忍拒绝,细讨其中真假。

“小九,其实我确实不是你的父亲。”

时间还长,日久生情,反正沈九这么个糟心无耻的混蛋,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他的。


——————————
最近真的是太忙了,作业和学校的事情特别多,我感觉自己站着都能睡着,每天都要画图,困的我脑阔子痛〒_〒

评论(10)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