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朱白】这世上没有我拧不开的瓶盖(一)

拧瓶子无敌手龙×瓶子精死不开口宇

男人间力量的角逐,跨物种的交流。

————

事情的开端,始于一瓶1.25L的分享装可乐。

12月份的第一天没有下雪,朱一龙端坐在餐桌前,冰冷的玻璃台面轻轻抵在他的肋下,如同一把无情的利刃。

男人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发梢处还沾染着几分温暖的湿气。他的目光深邃,同时也包含着不可摧毁的坚定。

海明威曾经说过:人类可以被毁灭,但是绝对不可以被打败。

这是生而为人的尊严,也是人类在千万年的进化发展中唯一能够区别于其他生物的最大价值。与其尊严被战胜打败,更不如辉煌的在彼此的血液中死去。

但是朱一龙还是不懂,不明白,同时也难以置信。或许他该抬头问天问大地,甚至是低头迷信问问宿命。

他这顺畅到如同吞咽一口糖醋里脊一般容易的人生,三十年了,但凡是用力气来解决的问题搁在朱一龙面前那能是问题么?

当然不能。

那拧什么玩意儿还不是随随便便地伸出手,沿着逆时针的方向再使出一个二成半的力——

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他甚至不用看自己究竟拧开了什么,他朱一龙只需要摆出蒙娜丽莎的微笑坦然接受对面的小姑娘发自内心的喟叹赞美就好。

日复一日,朱一龙已经疲倦。

但是,可是,however——

朱一龙将大腿与小腿的衔接部分弯曲成科学合理的九十五点八度角,再将气息调匀至让心脏最为舒适的状态,目光坚定的同时,眉间也充斥着强者才有的凌然之气。

但是不行,瓶盖它纹丝不动。

朱一龙的舌头不知不觉的便触碰到了自己整齐的后槽牙之上。素来波澜不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他此时却隐隐被一个非人之物挑起了无法熄灭的火。

俗话说得好,谁惹的火就该由谁熄灭。既然是这个在超市中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瓶可乐,一瓶1.25L的可乐引发了这一切矛盾的开端,那么就该在此,在朱一龙家的餐桌前终结。

于是就在朱一龙用自己祖传特有的圆手沉稳的包裹住可乐瓶盖后,他终于在手心中感受到了对方的颤抖。

胜利迫在眉睫!

那散发着甜香的二氧化碳投降般地泻出,棕色的气泡也迫不及待的从瓶口中冲了上来。朱一龙眉头一挑,不骄不躁,单手举起可乐便对着瓶喝下了胜利的第一口。

“等等!”

朱一龙含着嘴中叫嚣着的可乐,不知怎么的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

“你这个愚蠢的人类!你刚才在用你的嘴巴做什么!”

朱一龙顺着声音低下了视线,直到停留在自己手中的那瓶倔强不堪的可乐瓶上。

1.

“所以说,你不是可乐精,你是这可乐瓶子成了精?”

沙发里的青年裹着一件印着可乐商标和条形码的宽大体恤,十分认真的补充道。

“错,是暂时附身于可乐瓶的瓶子精,用一句你们人类的话来讲,就是瓶子界的大哥大一枝花,只要有我在,没有瓶子敢在我面前横行霸道。”

于是青年指向了餐桌上的另一只罐头瓶。

“你还在等什么?”

王霸之气,一览无余。

玻璃制的罐头瓶瑟瑟发抖,哆哆嗦嗦地说着朱一龙听不懂的话。

“哦他在说他是玻璃做的跪不了。”青年冲朱一龙微微笑了笑,接着便伸出了自己的手。

可乐味儿的。

“初次见面,我叫白宇,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朱,朱一龙。”

朱一龙迷幻地握住了白宇可乐味儿的手,寂静的脑海中,只剩下了白宇胸前硕大的——

条形码。

三十年的前半生似乎都在眼前的这个青年前化作成了暗淡的灰,转而从两只手交握的瞬间迸溅出格外绚丽的光泽来,以至于朱一龙格外罕见的发了呆,一时间过了许久也没有从这个诡异的情绪中拔了出来。

有一种感情,叫做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但是人类,你摊上了大事儿。”

白宇伏上身重重地握住了朱一龙的肩膀,他贴近了朱一龙的眼睛冲着对方笑,直至对方的脸上显露出疑惑的表情时才满意地开口。

“敢把瓶口怼瓶子界霸主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朱一龙:“??????”

然而等朱一龙终于搞清楚瓶口相怼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白宇已经抱住朱一龙的腰身说什么也死不撒手了。

“不听!不放!我得负责!”

“不是……”朱一龙欲言又止,他摸了摸鼻子,想要使出五成力道推开却又有点使不出来。厚颜无耻的瓶子精抱着他哼哼唧唧的不撒手,习惯了独处的朱一龙头一回在这如此残酷的现实前——

感觉还不赖?

可乐味道的白宇紧紧闭着双眼,如同一只巨大的鸵鸟一般将头发有点卷的脑袋狠狠地扎进了朱一龙的心口。对方的呼吸让朱一龙感觉有点暖,他把手搭在白宇的脑袋上企图让对方抬起脸说话,却被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的瓶子精误解成了拒绝的意思,于是便愈钻愈紧,颇有点将朱一龙钻成朱一孔的趋势。

“……我不知道挨过碰过多少瓶子,难不成每一个都要对我负责?”

“而且你说你是瓶子精?”

朱一龙费力地推开白宇的脸。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你不知道?你这是违法行为你不知道?”

“违法?”

白宇一愣,浑身上下也跟着一颤,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多年前和父亲的最后一面。

“白宇,人类最恨就是违反常规的存在,快回去吧,人间不值得!”

于是白宇收敛了妖气,这么多年心甘情愿的充当一只无感无识的瓶子,附身跳跃于超市的饮料区中存活,生怕被人瞧出了端倪。

却不料一次睡熟了后再睁眼,自己竟被眼前这个男人买了回来,电光石火间,男人二话不说就要拧瓶盖。

这怎么能行!

爹爹说了,敞开心怀只能与心上人彼此分享,怎可被一个陌生的人类看了过去。

于是便使足了全部的力气死死憋住,直到他抬眼的瞬间,对上了男人狭长温柔的双眼。

着实是格外好看的一双眼睛,他活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呢?但白宇头一回感觉到了心动,麻木的瓶生突然有了追求点什么的欲望,恍惚中,便被对方撬开了自己的最后防线。

男人握着自己的瓶身,二话不说地便将嘴唇贴上了自己的瓶口。

“等等!”

或许是可乐的味道太过于刺激,以至于男人完全没有察觉到异常,白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亲过自己后,再慢吞吞地舔了舔嘴。

完了,完了,白宇在这一刻清楚的明白,自己作为瓶子精潇洒放纵的一生就要就此终结,从此娶妻生子平息于江湖了。

男人的视线温润的如同浸了水,水光映着月光粼粼闪烁,白宇定定的看,身旁不论发生了什么似乎都感觉不到了,哪怕是这一瞬间天崩地裂,他的眼中也只剩下对方的眉眼。

自此,世道无常的超市江湖上,白宇的名字,只剩下遥远的传说。

——tab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