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十六)

冰哥:你可以叫我冰河,叫我夫君。


九妹:你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


————————


十六.

陌生前辈说的话是真是假,沈九决心前去试探观察一番。


七合镇的冬至格外冷,以至于萧瑟的街头缺乏了往来的路人后,就更显萧瑟凄清了。明明是硕大的一条街,而道路的两旁只剩下几棵杈子光秃秃的树,便更是冷上加冷寒中渗寒。


沈九稳稳地揣着布兜儿里的碎银铜板,缩着一点颈子跟在洛冰河的身后如同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黄花姑娘。他抱紧了怀里续命的手炉,东瞅西望地打量着两边紧闭的大门,穿着棉鞋的脚一点也不愿意伸到袍子外吹冷风,于是很快的便被洛冰河甩下了长长的一段距离。


走在前面的洛冰河不知是感应到了什么,兴许是没有贴近的沈九感觉后背有点冷,总之他顿了一步,便回了回他顶上高贵的头,不悲不喜的眼神淡淡地扫了沈九一眼。


通常情况下,沈九是绝对不想在这种要命的天气出门的,而事情更惨烈的真相是。


洛冰河也不想。


可这个素来以折磨他而毕生追求的沈九,在冬至这一天里不知为何吵着闹着非要吃上一碗热腾腾的大肉饺子,又好巧不巧的店铺里的食材这两天早已七七八八用了个差不多,于是攒到了今天,便该是进货的好日子了。


洛冰河困顿,洛冰河生气,洛冰河觉得他的脚好冷,但是沈九要吃饺子,他眨巴着他那双人畜皆害的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


“我想被饺子扑面而来的热气熏熏耳朵,这样一年到头来就会平安喜乐啦。”


想熏耳朵就自己打盆热水啊,用饺子汤熏耳朵,这是谁惯出来的破讲究?


但是沈九说了想,那他洛冰河就得照办,虽然沈九脑子不好使,但娘不嫌儿丑狗不嫌家贫,谁让自己是他爹呢?


寒风呼啸的街头,除了偶尔能看见的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只剩下一前一后的冰九二人了,这个要人命的狗天,连只麻雀都不想飞出来拉屎,这么想来,洛冰河的心里又生出了一点不平的气。


这时他突然听见了从前方飘来的几声细弱的叫卖吆喝。


再大跨上几步仔细看过去,原来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婆婆,坐在自家门口用了一张蓝底白花的布,堆了一些衬着绿叶的新鲜红柿子叫卖。


沈九走不动了,他的眼神直勾勾,简直又热又滚烫。


“想吃?”


洛冰河俯了身子如是问道。


然而洛冰河不知道的是,吸引沈九的并非是这些甘甜饱满的柿子,而是这些衬在萧瑟冬日里鲜艳活泼的色泽。


热情的红与富有古今大义的绿,就像是太上老君炼丹炉里难得的仙丹召唤勾引着孙猴子的那般的带劲


沈九压制住颤抖的灵魂,叫嚣着的心跳,他开口了。


“这个颜色倒是好看的紧。”


对真相一无所知的洛冰河顺着沈九的视线看过去,的确也觉得模样尚可,便迅速地点了一下头。


“确实好看。”


沈九细不可查的抖了抖,接着便小心翼翼地对上了洛冰河的视线,难以置信似的再一次提出问询。


“你当真喜欢?”


洛冰河居高临下的瞧着沈九紧张兮兮的模样,觉得这样子实在是好笑又有趣,心里一面想着“他这么说应该是怕我不给他买”,另一面笑笑着伸手摸了摸沈九的头,他从怀里掏出了几枚铜钱递过去,回头冲沈九答道:


“我自然喜欢,我们可以称上一些回去。”


满面沟壑的老婆婆借过了铜钱,露出了一点和善的笑,替洛冰河包好了柿子后便慢慢地塞进了沈九的怀里。


而沈九没有感知似的站在那里,就连风吹过来都不知道缩缩脖子了,他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不知在回味洛冰河说的哪句话。


洛冰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外出的事情忙完了后,两个人就顺着原路返回了家,店铺今日没开张,远远的就能看见那扇寒风中紧紧关闭的大门,洛冰河先于沈九抵达了店铺,便推了门一步跨了进去。


而身后的沈九还在自顾自的小声念着“红配绿真好看”,魔怔了一般的便忘记了眼前不矮的门槛。


于是摔下去的瞬间也发生的突如其来。


红彤彤圆溜溜的大柿子一个接着一个的飞上了天,沈九哎呦了一声便好汉就义一般的扑了过去,于是就这么直接地砸进了闻声回头的洛冰河的背上。


“你不能给我留条命过年么?”


洛冰河赶紧转过身接住了摔下来的沈九,将对方稳稳地扣进了怀里,他十分头大的训斥,如同一位严肃的老父亲。


“非要这么不当心,你这么摔过来是要夯死我才好?”


闻言如此的沈九立马识相地回抱住了喋喋不休的洛冰河,又软又糯的黏在洛冰河怀里企图三言两语的蒙混过关。


“爹爹,我疼的厉害。”


沈九的表情半真半假,煞有其事地瘪着一点眉头,嘴里跟着期期艾艾的叫个不停,听着听着倒真像是在刚才那一跤中受了什么疼痛难当的伤。


“伤到哪儿了?”


洛冰河撑着沈九的身子,想要探下手查看一下沈九腿脚上的伤势。


“我的脚好疼,一点路都不能走了,我是不是断了脚,马上就要死掉了?”


洛冰河:“……”


他真想把沈九扔出去。


但是回过神来的洛冰河看着怀里软乎乎的沈九想了想,觉得其实这样的小傻子也挺招人喜欢的。


于是便伸手抄过了沈九的膝弯,一把就将对方抱了起来。


“多吃点饭吧你,白养了。”


他一脚闭上了门,头也不回的就上了楼,怀里的沈九呆呆愣愣,耳朵尖上沾着一点勾人的红。


洛冰河如此一路垂眸看着,突然心中一动,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温柔就这么溢出了笑容。


“以后爹爹就不必叫了,我更愿意听小九叫我夫君。”


沈九:?????


内室的门被暴力踹开,洛冰河抱着沈九压上了床榻,木制的床板艰难的吱呀了一响,被迫着发出了一点微弱的抗议,男人的重量并不轻,隔着衣料的胸膛也滚烫的有些灼人。


沈九一声不吭,头一次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感到了一点莫名的恐慌。


而洛冰河贴着沈九的耳,吐气如兰。


“小九平日里,也要如今日这般对我多多热情才是呀。”


“……热情似火?”


沈九只觉得脑子里杂乱无章的线,终于在此刻全部捋了个通顺。


果然,前辈诚不欺我!



——————

手一抖,删掉了〒_〒


重发一遍〒_〒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