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十七)

冰哥:这世间本无路,走的沈九多了,便全成了死路。


九妹:???????


————————


窗外的枝杈已经秃的很厉害了,余下的几片枯黄到酥脆的槐叶,在隆冬腊月的西北风里高高低低的浮沉飘摇着,抖抖落落的摆出了一副格外凄清的模样。


  洛冰河闭着一双眼,在晦暗的室内伸手紧紧按压着一点额角,许久之后,才在唇缝中漏出一丝不适的叹息。


  头痛的厉害。


  只记得昨日夜里沈九满面红光的送来了烧鸡和酒,被哄着酒食下肚后,之后的事情洛冰河就一概不知了,说到底还是烧鸡惹得,有毒,魔尊表示得戒。


  虽说沈九定然不会害了他,但是这种混混沌沌自己无法控制的局面,让他莫名的产生了一点诡异的不安,洛冰河不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缓了半晌后他才放下手指,掀了被褥就要下榻。天早就大亮了,大概已过了辰时,面店若是再不开门,怕是离关门大吉也不久远了。


  但是冰哥觉得不对,冰哥觉得心里好慌,他突然想抱住自己的心魔剑,总感觉自己今天的手感摸上去怪怪的。


  于是慢慢低下了头,迎面接来了命(沈)运(九)给他的当头一棒。


  赤红色的裙子是很耀眼的。


  然而绿色的内衬也表示绝不服输。在盛寒的冬日里,一定要与腊梅苦着争争春,给这色泽单调的室内,增添一抹不一样的氛围。


  洛冰河目瞪口呆,洛冰河难以置信,洛冰河还没有回过神,就听见窗沿上冷不丁的传来了一阵压抑了许久的爆笑。


  沈九俯身在窗外,明媚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如同一只恶鬼,他眼角的泪花和蜷缩用力到发白的指尖,统统在洛冰河的心底,轰炸出了一片又一片的血花。


  真是好大的胆子。


  现在不玩儿狗改玩儿他了?年纪轻轻,沈九就想苟活到此了?


  洛冰河颤抖着紧紧捏住了丝质柔软的料子,他再度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鼻梁,在心里开始为他筛选一个安详的死法,不料再放下手时,指尖上却是一片不均匀的绯红。


  离床不远的地方,有一面菱花铜镜,铜镜的上方悬挂着的,是他那把曾经威名镇海过的心魔剑。


  不远的距离被他一路走成千山万水之势,而沈九早已推开了窗子翻了进来,坐在洛冰河的床上还在眯着眼痛笑着,一时间,明亮的房间里充满了快乐的气氛。


  但洛冰河不是真正的快乐,他看到铜镜里倒映出的脸,绯红的两大块,犹如即将猛鬼出笼。


  而沈九还在痛笑着。


  洛冰河控制再三,发现自己的手还是充满了残忍且独立的想法。


  哦,现在快乐的沈九只剩下痛了。


  ……


  沈九生病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大概是“受到了惊吓”“所以生病啦”。


  洛冰河一边将裙子塞进火势盛旺的灶中,一边冷酷无情的充耳不闻,只留下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沈九像个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哭唧唧嘤嘤嘤。


  但事情的真相,是替洛冰河释放过灵魂后而兴奋到睡不着的沈九一大早破天荒的起了床鬼鬼祟祟躲在窗后想一探究竟一探深浅传奇——于是吹了一早的冷风,便不可避免的患了风寒。


  咳嗽了,还留了点鼻涕,红着一点眼角,模样有点可怜。


  但是付出了这么多,沈九还是感觉到了值,洛冰河快不快乐他不知道,反正沈九很快乐,他俯在窗台沿上,差点笑掉了自己宝贵的三点水。


  爹爹真是……我见犹怜,我见犹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身姿,这花容月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年那书生啥都好咋就偏偏瞎了眼呢?


  事情的结局是身着红裙的洛冰河执剑跃起,那狰狞绯红到羞怯的面容,沈九发誓自己至少可以记上九十年——


  如果他能活到那么久的话。


  ……


  洛冰河站在恭桶前,黑着一张冷面,声音肃杀的如同一个无情的杀手。


  沈九扒住了门,倔强的眼神如同一朵绝世白莲。


  “我咳嗽了一整日,是不是快要驾鹤西去了。”


  洛冰河冷冷地盯着他,并一根一根地掰开了对方的手指。


  “驾鹤西去你就别想了,借你只鸡凑活的去死吧。”


  洛冰河只想手动拧下沈九的狗头。


  但夜里,洛冰河还是端了一碗已经晾的温热的冰糖雪梨送进了沈九的房间,丝毫不客气的重重磕在床榻边的小桌上。


  裹着小被子的沈九,不明所以,哆哆嗦嗦,看到洛冰河没有提剑而来,才稍微地伸了点脖子。


  “喝完赶紧睡,再闹捶死你。”


  洛冰河细不可查的在心中叹息,今天的冰哥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父亲。


  


  


  


评论(18)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