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十五)

九妹:我问你底线有多深……

冰哥:我想打你有几分。

————————————

十五.

沈清秋不想和沈九有过多的交流,之所以千辛万苦地召他来此,准确的来讲。

他是有事相告的。

比如说一说洛冰河和他万紫千红的后宫们倾情演绎的霸道魔君爱上你以及关于他的九十九件不得不说的传奇故事。

当然这些都是玩笑。

当洛冰河自莫名被心魔剑卷进数年前他沈清秋还是沈九的这段时间后,明明在地牢里预计着凑活度日能活几天就几天的沈清秋也莫名的被带回到了这个熟悉的故地。

竹林还是那个竹林,清静峰也依然还是那个清静峰,这让在地牢里吃了不少苦头的沈清秋刹那间生出了一瞬庞大的茫然,他的心里飘荡着什么也抓不住的无措和意外,于是在第一时间里,他就想到了他的七哥——

岳清源。

他想再见他一面。

但是很快的他便发现,他根本就走不出这个竹林。兴许是有一个结界吧,让他在这无尽的青色中一圈一圈的兜兜转转,将他最后的一点愿望都碾碎在脚下。

沈清秋头一回有些丧气。

好在他失望久了,对各种情感的感知便开始有些麻木。

他一个人不说话的又过去了很久,时间长了,便又惊诧的发觉到,即便他走不出这片结界,但不知在外界的哪个角落,哪个人,隐隐约约的和他有着什么斩不断的联系。他费尽了心思,才将那一点微弱的联系凝结的愈来愈强烈,直到最后他才发现,那个联系,居然是若干年前的自己。

他看着眼前的沈九,心情略微的有些复杂。

他沈清秋当然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他又坏又狠,无论在哪一处,都是个让人磨牙的存在,至于洛冰河那个小畜生?他又何时瞧的上过。

可是眼前这个皮囊和他一般的少年,笑笑地搓了搓手,颇有些讨好意味的抬着眼眸问道:

“既然如此,那你定与爹……洛冰河关系不一般吧,既然不一般,那就一定知道些他的什么旁人不知的喜好吧?”

既然如此了什么?我说了什么?

沈清秋茫然,感觉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呼吸的傻瓜。

但是沈九红着一张脸,闪烁着的眼神飘忽不定,这让常年扎根于清静峰的老学究,不禁惊恐的后知后觉到此事并不简单。

他实在是无法继续容忍在自己的脸上看到这番让他控制不住脾气的表情,便暗暗攥紧了扇柄,继续和善着,冲沈九答道。

“确实如此。”

胡乱邹来的话只是起了个头,沈清秋的心中便如同生出了一只神奇的笔,行云流水般的就在一片无限长的卷轴上书写下了动人的故事,甚至不用他思索考虑的,这些绮丽无双的段落便浮现在了眼前。

沈清秋终于淡淡地露出了一点慈父良母的微笑,皮肉遮掩的心中,却暗搓搓地生出了许多危险的想法,这些发展愈来愈强烈的喜悦之情,几乎要顺着血脉溢出显在他的面颊之上。

他一面强压着略显颤抖的兴奋,一面展开折扇不紧不慢地轻轻摇动,顺着西边吹来的清风,一点一点的回忆起了不存在的往事。

他看着远方慢慢说道:

“这都是许多年前的旧事了……”

……

沈九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是侧过脸看向了身旁呼吸均匀的洛冰河。

天才亮了一点,洛冰河还没有醒来。

他只好借着窗外一点稀薄的光,打量起洛冰河深沉的眉眼,可瞧着久了,便忍不住出了手,食指顺着对方的眼睛一路向下,蜿蜒着停在了唇角。

沈九还想继续,却不妨被人抓住了手。

洛冰河贴着他睁开了眼。

他先是抓着沈九晾在被子外面有些凉的手,接着便从容熟练的按进了自己的温暖的怀里。刚睡醒的洛冰河声音还有些哑,他沉沉地说道,如同呢喃。

“这么早就醒了?”

而沈九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用着他发自内心和灵魂的诚挚与关爱,注视着洛冰河一言不发。

这让洛冰河在毛骨悚然的凉意中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却还没等洛冰河伸手探探沈九的体温,便被沈九先在半空中截住了胡,他的口气一反平日里的软糯可口,而是格外沧桑又平静的说道。

“你也不容易。”

??????

那一眼万年,仿佛白驹过隙间就看穿了洛冰河的前世今生。

接着沈九便窸窸窣窣地穿衣下床,一直到开了门脚步轻轻地走了出去。

徒留洛冰河一人侧卧在榻,独守那余下的芬芳。

“知道吗?洛冰河在年少轻狂时,曾痴情于一名贫穷少年郎。”

“可惜少年郎早已有心属的女子,于是再多的欢喜,便也只能暗自隐忍。”

“女子是大户人家的女子,足不出户,与少年的相遇是偶然,于是便一见倾心,借着丫鬟的手书信来往私定终身。”

“女子不能时常外出,于是少年见的最多的,便只有女子秀丽动人的半张脸,露出的那部分眉眼,婉转如画,浅笑低吟时,更是如同镀上了光,染上了点尘世间没有的仙气。”

“少年对女子的钦慕,深入骨髓。”

“可惜后来女子家中遭逢变故,一家老小被朝廷贬去了边疆,那少年只是一介穷书生,哪能一同跟去,于是此情只待成追忆,万事也只能无奈作罢。”

“洛冰河不忍心悦之人伤心不已,便仿着那女子的装扮去了少年的身边。”

“可无论再像再真,都不是那个一见钟情的女子。”

“后来又过去了两年,那少年便心灰意冷的魂归大地,他死去的那年是初春,洛冰河刚采了些腊梅要赠给少年。”

沈清秋长叹作结,沈九唏嘘不已。

“都是痴情人。”

“但是……”沈清秋话锋一转,便啪的一声合了扇子接着说道。

“洛冰河突然就找到了这扮女相的乐趣,那些红红绿绿叮叮当当的钗环步摇,简直让他快活似神仙。所以每当他心情不佳时,你便可与他尝试,但是他比较害羞,轻易是不会承认心中所想的,故若有不从,你可以先下药再打晕……哦不是,你可以先打开他的心扉。”

理智回归的沈九在沈清秋最后的尾音中微弱的提出了一点深入灵魂的质疑。

“……你确定是让我打开他的心扉,而不是让他打开我的狗头?”

沈清秋:“……”

沈清秋:“你信与不信,只管知道他最喜红配绿就好,另外记着胭脂抹厚一点,他喜欢热情似火的。”

还未等沈九再说上些什么,便从竹林深处卷来一阵大风,沈清秋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恍惚不定,待风平浪静后,沈九便在这场梦中醒了过来。

沈九恍恍然地愣了好半晌,才眨了眨眼睛,在心中接上了未提出的疑惑。

……这位来路不明的前辈,未免有些兴奋过头。

————
明天再更一章,以示我不坑嘿嘿






评论(1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