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十四)

沈清秋:本来想要杀了洛冰河那个小畜生,但想想他和你终日相对,四舍五入也算作是生不如死了。


沈九:??????


——————————


十四.

夜入三更,沈九自梦中醒来,他在朦胧的睡意中偏过一点眼,窗外明月高升,夜泽遍地。


极远的地方有几盏橙黄的灯笼,不知高高悬在何处,只觉得忽远忽近的飘摇着,徒生几分煞骨的诡异。


沈九不由悚然,在静谧的夜里,那阵无声的恐惧顺着他的脊背直逼至他冰凉的指尖,于是下意识的,便伸手抓住了睡在一旁安稳的洛冰河。


却还未待对方醒来,沈九便忽觉身下一轻,凄厉的一声惨叫之后,视觉颠转,就到了这处自己全然不知的地方。


竹林……铺张在眼前一望无际的绿叶修竹,连带着林中潮湿的雾气都被迫沾染了几分青翠,嗅到的,触到的,何处不是清新的凉。沈九自小长到大,竹子于他并不是个什么稀罕玩意儿,但是这么多的竹子一同出现,更况且又是一眨眼一瞬间所促就的东西,便自然而然的有了种梦入幻境的错觉。


可这真的是梦么?沈九不解的捏了捏自己的脸,又来回吸了几口山上林中特有的泥土气,那种清清凉凉带着寒意的湿润,实在不像是一个飘渺虚无的梦。


林中有看不见身影的鸟长鸣不断,哀嚎不绝。沈九一连走了两步,不料自竹林深处突然卷来一阵大风。


夹杂着枯枝败叶,刮得沈九的面颊生疼。他抬手用袖子遮着脸,艰难的眯着一点眼死死盯着暴风中央的青色身影。


那是一个难以用凡间的言辞去形容的男人。


片刻后风平浪静,沈九这才能继续向前走,直到踩过那些细碎轻响的枯叶到了离那人不远的面前,终于拂开了青色的浓雾和天上人间般的距离,看清了那人的眉眼。


说他是遗世独立,不沾红尘的嫡仙不知算不算作妥当。那人单手执了一柄绘着青竹的折扇,盘着手臂冷冷瞧着他,因为身量高于沈九的缘故,便有了些俯眼相视的意思。


于是那本来就孤傲到不可一世的神情,就更加显得薄凉了。


但最让沈九意外的,还是男人这张清冷的皮囊,无论是一笔一划的细致眉眼,还是那支撑着这具皮囊的骨架,无不熟悉到极致,沈九站在他的面前,有如站在一面铜镜前。


于是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在沈九的心中团聚的越来越丰满,终于他瘪着一点眉头,艰难的向男人问道。


“你……也是我爹么?”


男人的身形一顿,似乎呼吸也跟着一窒,他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沈九,唇齿跟着有些颤抖。


看到这一切的变化,沈九对这个答案不必多问也是了然于心,他的心中只是生出了一些微妙的失落和更小一部分诡异的喜悦,这让素来过活的简单直接的沈九有些摸不透自己的心思。


不料男人的唇齿颤抖了半天恢复了些许说话的能力后,他执着纸扇刷的指向沈九,嫡仙般的神态也难免沾了些尘气。


“沈九!你净日里无所事事就只知道乱认爹么!你好好看清楚了我究竟是谁?”


莫非?沈九有些风中凌乱,头一回体验到了选择的艰难。


他垂眸四下瞧了瞧,再抬起眼时,便有些犹豫的答道。


“娘?”


仅仅是和失了记忆的自己共处了不到一刻钟,沈清秋便体验到了苟活的痛楚,当下便想要运作灵力一掌劈过去才觉得畅快。


而在安逸的午后背着洛冰河看过无数话本图册的沈九才不会放过眼前这个默认自己叫娘的奇怪男子的奇怪反应,指尖颤抖?视线锋利?眸中泣血?唇红齿白?呸呸呸呸呸,莫非此人与爹曾有过一段天崩地裂弃天地泣鬼神的动人故事?娘亲柔情似水,爹爹深情款款,只可惜天妒此情,迫得佳人伤别离,多年之后再相见,也只能是泪眼执手相望……


“你再这样发呆发下去,我可不敢保证——”沈清秋的纸扇直直挑起了沈九的下巴,口气阴测测的带着不容置疑的血腥味。


“你一会还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个结界。”


沈九哆嗦着回过神,一点都不觉得男人在说一句吓唬他的玩笑话。


“娘亲请讲。”


“滚。”


“爹爹请讲。”


“滚。”


……


真是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沈九暗自愤然。


“你说,你说总行了吧。”考虑着生的可贵,沈九又退了一万步抬眼协商道。


沈清秋也实在是累了,不想再继续计较下去,便收回了架在沈九喉间的折扇,将手背了过去。


“你可知此处是何地?”


“不是你把我弄来的么?”


沈九着实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是怎么来的,只好直白的反问道。


“我只记得我和爹爹一起睡的正……”


“你说什么?”


沈清秋放下背过去的手,折扇收了回去比成了一个棍棒的模样。


“我说我和我……”


“不许叫他爹!”


一时间沈清秋爆红了一张脸,羞耻的愤怒让他的嘴唇都跟着红润起来。


“莫非?”


沈九脑中神奇的剧情齿轮又开始缓缓运转,他想起了暗室里柔软的床榻上,洛冰河贴在他的耳前时,呢喃而出的那句话语。


“我哪里是你的爹爹,你失了忆忘记了我,我其实——是你的夫君呀。”


沈九那时哪里能信,但见眼前男子这剧烈的反应,怕是洛冰河说的话也八九不离十,沈九他恍然大悟,沈九他悔不当初,沈九他欣喜……我呸!


既然洛冰河是自己的夫君,那眼前这个样貌同自己别无二般的男子又是何人?与洛冰河又有些什么样难忘的纠扯?


难道?


沈九明白了,这一瞬,他有如包青天附体,神判在世,一眼看穿人世间无数迷雾之下的无情真相,他捋了捋一边的鬓发,犀利的眼神透过沈清秋的双眼似乎要穿入他的灵魂。


这……怕是双生子替身之说。


根据他阅话本无数的优秀经历,他不难判断出这一切扑朔迷离的真相——沈清秋偶遇洛冰河之后与其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深爱,但无奈尘世太无情,嫡仙般的沈清秋遭到权贵的惦记,便仗着自己通天的势力拆散了这对有情人,失去了心上人的洛冰河失魂落魄,终日以酒度日,后来遇见了和沈清秋容貌相似的沈九。


于是一眼万年,便终于走到了一起,结成了夫妻,但时日不长,沈九无意中便得知了真相,而沈清秋竟是他那失散多年的亲哥哥!双重打击之下,沈九崩溃跑出,却遭遇非人,不从之下,竟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沈九悲痛欲绝,他婆娑着一双沈清秋看不懂也不想看懂的泪眼,恳切的呼唤道。


“哥!”


沈清秋:??????




————


此沈清秋是原装货呀



评论(28)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