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十一)

冰哥:假如智障缠上了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心急,因为他只需要一个暴击。

九妹:嘤——

————————

十一.
堂屋内,八仙桌前,几人一狗,大眼瞪小眼。

门外,是秋日特有的寒风细雨,渗的让人有些牙紧。这逼人的寒,不由得让洛冰河抬手压了压衣襟。

坐在八仙桌上座的中年男人,沉着面抚了好一阵的长须后,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寂静。

“这位小哥,不是我唐老四要为难你。”他的声音暗哑又低沉,短短的一句话说的又格外缓慢,因此,极沉的尾音上便透出了些不容抗拒的威严。

唐老四抖了抖衣袖,端了一盏冲泡不久的碧螺春浅浅押了一口继续道。

“但是你看看我的狗,它眼含热泪,瑟瑟发抖。”

可面对这一切的洛冰河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偏了一点脸冲着身后的沈九暗暗使了个眼色,并颇有些头痛的低声问道。

“你是傻子么玩什么不好非要玩狗?”

沈九瑟缩着颤了颤,并极为惶恐的贴上了洛冰河的肩。他牵住了对方的一截手指,小心翼翼地扯了几扯,那细小到只有洛冰河才能听见的声音,委屈的好似能掐出泪。

“小九没有,小九委屈,小九不是傻子。”

简直鸡同鸭讲!

洛冰河冲着端在上座的唐老四——这个在七合镇说西就没有人敢喊东的唐氏大当家,极为恭敬的作了个揖。他在此人的地盘上做生意,自然不能惹了地头蛇,况且自从心魔剑再次断了之后,他的内力也一同跟着不知去了哪里。洛冰河当前,实在是处于一个极不利己的境地,所以他只能等。

在暴风骤雨的现实中,静静等待着翻身的时机,等待着内力回归,魔尊归位。

原本,洛冰河以为自己是一匹孤狼,不畏风雨不畏劲敌,每一步自会走出属于他的腥风血雨。但直到今天,洛冰河才恍然发觉,自己根本就是一傻子的奶爹!他咬牙切齿,他仰天长啸,他恨不得抓着沈九,使其以头抢地打回娘胎现出原型!

他多想晃着沈九的胳膊歇斯底里。

沈九你是失忆了不是智障了啊啊啊!

可是所谓的命数,无情的命途,谁会在乎这些区别呢?失忆?呵呵,四舍五入不就是智障么?

所以洛冰河他想祈求,洛冰河他想哭泣,洛冰河他头一回,如此怀恋沈清秋的阴狠和精明。如果上天能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要对他的师尊,发自肺腑,真诚到不能再真诚的说:

你真是个好人。

我想为你点灯。

如果能卖完今天的拉面,我就能为你点亮一整座苍穹山,不管他山路有多难走,一座山的蜡烛有多么的贵,他洛冰河就是一辈子都吃不起烧鸡了,他也要给他的师尊整!

但想归想,现实面临在前的问题谁都不能逃避。洛冰河面无表情好似丧失了他宝贵的灵魂般,冲着他惹不起的唐老四温声道。

“犬子拙劣,对唐老家的狗可能造成了一些无法挽回的伤害,但念在我家小九前些日子刚伤了头,不如我给唐老敬杯茶,赔个不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吧。”

唐老四闻言,不声不响,他捻着一点胡子,心里自己做着衡量和打算。

沈九伤了头失了记忆,掰上指头算算,怎么也有十天小半月了。按着郎中的意思,沈九这是犯了失魂的毛病,既然他失魂,那每天入睡前,沈九就得喝一盏漆黑苦涩的安神汤好以固神,毕竟洛冰河实在不想这么白捡一个便宜儿子。

但安神汤喝了几盅了,沈九还是每日粘着他爹来爹去爹前爹后的叫个没完没了,时日一长,洛冰河摸着良心确实得承认,这个黏黏糊糊如同一只兔子的沈九,他不仅不觉得烦,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爱?

可洛冰河觉得可爱,沈九那个开安神汤方子的郎中可就不觉得了。

毕竟您想想,这世上哪有良药不苦口呢?素来喜甜且哪怕是忘却了自己也不能忘记冰糖葫芦真好吃的沈九,面对着用了柏子仁,远志,夜交藤,五味子这些一点也不甜的草药熬成的汤汁,他选择了在漆黑的夜间出行,轻轻的来,正如他轻轻的走,挥一挥衣袖,让郎中变成了一个新鲜的光头。

以至于郎中气哼哼的上门拜访,洛冰河这才发觉了失忆的沈九不仅只有黏和甜,还不知怎么回事的自己顿悟出了戏精的本领。

沈九可谓是他人面前——说打你就打你;洛冰河面前——说亲你就亲你。

若是要指着他狠狠拒绝,呵呵,沈九特么哭死给你看。

罢了罢了,爱演就爱演吧,反正沈九也整不出什么大点儿的幺蛾子,可谁知他洛冰河才忙着揉面没揉多久,关于沈九那边,就传来了不幸的噩耗。

唐老四爱狗这件事,是出了名的。

虽然说吧,一个地位崇高,并且掌握着七合镇所有财路命脉的人,年逾半百,知非之年,这个冷血又无情的人,妻儿于他,都尚且不算作什么。

原本你以为,他或许只是天性薄凉,就如同洛冰河曾经也以为自己是一匹孤狼。但是,这么一个无情的唐氏大当家,竟然毫无理由毫无底线的宠爱——

一只狗?

洛冰河几乎又要相信神话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便宜狗儿子沈九,为什么别人家的狗他不玩,为什么他非要玩一条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狗?

他不懂,他也不明白,但等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唐老四哭泣着抱住了自己那条被沈九剃了个阴阳身的爱犬时,洛冰河才终于在残酷的事实前,了解了沈九的本质——

无论,你的我的徒弟,还是我的父亲,搞死你,就是我毕生追求的命运。

结果这个导致了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不仅没有任何悲痛承认错误的态度,居然指望着利用自己对他的父爱沉沉想要蒙混过关?

“原本。”

唐老四开腔了,他撸了撸窝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狗说道。

“我是想要了这小子的命的,但看在你们父子二人在七合镇做的拉面这么好吃的份上,我且就不追究此事了。”

说罢,唐老四便站起了身,颇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示意手下放他们离开。

见事情竟如此简单作结,洛冰河也不想再多做逗留,他现下只想早点回去,将沈九暴打一顿才觉得能安了自己的良心。

但一路回去,直到夜半三更,洛冰河也没能如愿动手。反而是盛了一碗新鲜出锅而滚烫的冰糖莲子粥,一言不发地端给了沈九。

于是洛冰河疲惫的就着烛光,泯灭着良心,神情复杂的看着乖巧端坐的沈九缓缓道。

“小九。”

我很累,你能不要再搞事了么?

心里想的话,洛冰河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秉持着作为魔尊的尊严的无与伦比的高贵,一个手持心魔剑的男人怎么能对自己的儿子诉苦呢?

听到父亲召唤的沈九,甜甜地笑了笑,便立即凑到了洛冰河的面前。

“爹有事要说么?”

“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洛冰河终于还是摆了摆手,转而催促道,“这么晚了,你赶紧吃了粥睡下吧。”

闻言的沈九,不知如何的发挥了他那庞大的理解力,便突然不自知的绞起了手指,甚至还红了一点脸。他像是思量了许久,又鼓足了勇气,才抬起脸,满眼渴求道。

“小九原本也是想早点睡的,可是粥……实在是有些烫……”

洛冰河几乎要呵呵冷笑出声,他淡淡的看着沈九,等着他接下来说出的后话。

“不如,爹爹喂小九吃,可好?”

洛冰河苦笑着长叹了口气,面对着狼藉一片的剧情,他只能心中默默的感慨——

今天的我,果然还是个没有良心的好父亲。






评论(18)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