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四)

冰哥不做魔尊才一天,就体验到了人间冷暖活着艰难,真是可喜可贺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四.
烛火曳曳,昏暗的室内,是铺面的香。

无甚特别的夜晚,月光出奇的明亮。破落的院子内,生着一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槐树,在夏末的季节里,枝杈间吊着不少饱满的豆荚,在朦胧的夜色中,风过叶摇,颇有几分逍遥意境自在其中。

为什么?

纤细少年郎盘卧着一双长腿,大方利落的坐在洛冰河的面前,发丝柔软缠绵,唇齿间在晦暗中闪烁着点点光亮。

为什么?

洛冰河沉沉地注视着面前的沈九,面上并无过多的情绪,但手指上却是一直细细摸索着锈蚀的断剑,于是不大的室内便全是沈九一个人的声音。

为什么……

……为什么烧鸡……

可以这么香!

洛冰河微不可查的抽抽鼻子,一直平静的面庞上终于又哐哐哐的崩塌了几块冰渣。

沈九其人,不过是个小小少年罢了,可吃起饭来,这胃口真是毫不逊色于村口打铁的王叔,速度也好,力度也好,都是相同的完美至极。

他捧着一只烧鸡,略微观察了几番最佳下口点,接着便干脆果断的开口就干,可谓是满口流油,容光焕发,好似吃了一颗几百年的仙丹,即将要飞升成仙。

见如此,洛冰河便是愈发的感到羞耻,他从未想过,所向披靡的魔界至尊,居然会如此渴望一只烧鸡的温暖,明明它只是一只烧鸡,只是一只烧鸡!但洛冰河在恍惚中却觉得只要拥有了它,必会洞悉这万物之道,山河之理。

可是……可是,洛冰河他不可以!不可以屈服!即便他是如此渴望,即便这只烧鸡会给他想要的一切,但是,但是男人的面子,又岂能是一只烧鸡可比的。

洛冰河颤抖着闭上了眼,几乎要在令他窒息的芬芳中落下一滴痛苦倔强的泪。他这一生打打杀杀地走下去所求无几,所求的,大多都不是什么过分的执念,唯有一只小小的烧鸡,却是他不能得到的。

沈九七七八八啃了个大概,吃了八分饱时,才住了嘴,稍微侧了侧脸,伸手抹去了唇上的烧鸡油渍。

“要吃吗?”

????

闻言的洛冰河难以置信的睁开眼,手中的心魔剑差一点脱了手。他扶住心口,如同一个面临灾难濒死的人。

想他堂堂魔尊,修仙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只一把旷世奇剑,便可杀的这世间天崩地裂,何人不是闻之色变?

如今,却因为这无常的变故,沦落到被人用一只烧鸡百般羞辱。

洛冰河暗中咬牙,他一度忍耐惯了,即便如此,也尚未露出什么太过凌历的神色。

“大哥,这就不必了。”

闻之,沈九拽着一条鸡腿,没有对洛冰河的拒绝做出什么评价,他沉默着,晃晃悠悠的扯了两下鸡腿,便滴溜着一把塞进对方的嘴里,不由得让他瞪大了眼。

金黄微焦的酥皮裹着一层风味独特的酱汁,在接触舌头的一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鲜香,而酥皮内的鸡肉却又是另一种柔软细嫩的绮丽风景,这种缠绵于唇齿间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自拔。

被鸡肉塞了个无措的魔尊,双目中几乎要闪烁出猩红的光泽,他定了定,缓了许久,才镇了神魂。

“不用跟大哥客气。”沈九按着洛冰河的肩膀抚慰道,“想吃就直说,不然我做大哥的意义是什么呢。”

做大哥的意义?

洛冰河心中闪过几分嘲意,他嚼着鸡肉,只觉得真香。

结果还没吃几口,抬眼交错间,在细微摇晃的烛火中便看见了沈九不同于白日的装扮,一时间难以置信的呛出了声。

沈清秋高高在上的仙君扮相,洛冰河是见的多了,沈清秋落魄时,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沈清秋独有的倔和那股子让人心生烦躁想让他将其碾碎的孤傲,已经在洛冰河少年时,就根深蒂固的种下,让他无论时隔多少年,都能在晦暗的地宫中翻来覆去的又痛又痒。

唯一不曾见过的,是沈九这般破烂邋遢的模样,穿着一身百家衣,脏的极为不规不律,原本柔顺的长发,现下也是脏兮兮的不知从哪儿蹭来了一堆草根土粒。

洛冰河从上至下缓慢的看了一路,手里的鸡腿好似千斤重的让他拿不住,他原本以为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惊动他的情绪,直到今日,洛冰河才隐隐发觉,原来过去的他,还是太弱小,太狭窄。

“你这是,什么装扮?”

洛冰河的声线压制了许久,才让自己没有颤出声。他一字一顿,微微瘪了一点眉,他看着沈九,头一回如此的细致又考究。

而沈九才想起来似的,动作麻利的从背着的包裹里扒拉扒拉着,掏出了一套素色的百家衣。

“不说我差点忘了。”沈九摊开了衣服,贴着在洛冰河面前抖开露出了缝制其上的几块不同颜色的补丁。

“瞧瞧这个针脚,我大姐就着灯缝了许久呢。”

洛冰河神情麻木,两眼放空,半晌才回过眼,慢吞吞的问道。

“可是,关我什么事呢?”

“怎么能不关你的事呢,这个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啊。”

沈九认真的反驳后,便将衣服提起来在洛冰河的身上虚虚的比了比继续道。

“不穿这个,那我们要饭谁会理我们呢?”

沈九心平气和,神情是说不出的认真。

“你说对不对啊,洛小弟?”

洛冰河吸了一口气好半晌都没有吐出来,他吊着那一口浑浊的气,头一回体验到了活着的艰难。

————ooc剧场————

冰哥执着沈九的下巴,眸中是说不出的邪魅狂狷,他半眯着眼细细审视了良久,俯身至沈九耳边沉着嗓子唱道:

“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

沈九:“……”

脑子是个好东西真的。







评论(20)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