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今天你要到钱了吗?(三)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_〒,这段时间军训累的要死,每天都在羡慕睡在宿舍楼下的狗子,我就想不明白了为啥我们教官这么严??两只脚每天都在哭泣〒_〒

——————

冰哥的新世界正在被逐渐开启……

——————

三.
待洛冰河跟着沈九一路别别扭扭不情不愿的回了先前离开的小破院后,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无可奈何这不争气的身体,洛冰河也只能暂且顺应着身体的本能去倚着沈九这么走,至于折断的心魔剑,则是被沈九好心的收拾了抱在了怀里,省着再出现什么要命的故障。

毕竟是自己的佩剑,就算是莫名其妙的断了,也该由自己收着才是,但沈九听了洛冰河的话后一言不发,仅仅是上三路下三路的打量了他一圈,便笼统的概括道:

“算了吧,洛小弟你的身体尚未痊愈,这种事还是大哥做比较妥当。”

洛冰河不言不语,微笑面对生活的沧桑。

昔日r天怼地的魔尊,如今过活的悲惨到甚至不被允许拿起自己的灵魂,在他人眼里,好似只配咬着手帕哭泣喘气,真是风水轮流转,虎落平阳被犬欺。

好气,真想砍死他。

但若是心魔剑有所神智,大概会撇撇嘴的表示道:

“我觉得不行。”

到了破院安顿好洛冰河后,沈九这个头一回做大哥的,甚是仔细的清理了脏兮兮的地面,还不知从哪弄来了干净的水,用了一只细腰葫芦盛了给洛冰河喝,而地面上也铺了厚厚的干草,以保证娇弱的洛冰河睡在上面不会被硌坏了虚弱的身子。

洛冰河在一旁无所事事的观望着,心底默默地翻涌出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情绪。诸如此类的贴心照顾,他人为自己做的,他见的太多,并没有什么稀罕,偏偏是这个酷似沈清秋的少年做了,让他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差不多收拾好了。”沈九拍拍手,冲着洛冰河得意一笑,“我一会要出去一趟,回来给你带些吃食。”

洛冰河闻言,这才悠悠回过神,对上了沈九温和的视线后认真道。

“吃食就不必了,我练过辟谷,不需要食物。”

“辟谷?”

沈九听了神情略微有些疑惑,摸了摸鬓角继续道:

“意思就是喝西北风也可以倔强的活着么?”

倔强……的活着?

魔界君上头一回发现自己还有这般令人感动的优秀品质真是可歌可颂可喜可贺。

沈九见洛冰河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后,终于体验到了几丝尴尬之情,便迅速的做了总结,终结了这个深奥的话题。

临走前,沈九想起似的又偏过头,神情是说不出的认真和诚恳。

“那除了辟谷?你还会辟什么别的吗?”

洛冰河强大的心理终于垮了一条缝,接着便不能控制的黑了脸,即便心底呐喊着翻天覆地,但面上还是礼貌似的,露出了一点生不如死的笑。

“没有了,多谢。”

等待沈九的过程很缓慢很无聊,洛冰河没了公务在手,也少了美人相伴,独自坐在破院里默默的等,身旁放着那把锈蚀的断剑。

直到天色已晚,明月当空,洛冰河这才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了门外沈九的轮廓,似乎是提了些什么,带着一点动人的香跨门而入。

院内极破,屋内也是极破,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照明的东西,地宫里黑惯了,借着月光的一点亮,洛冰河倒也觉得没什么,但沈九就不行了,跨进门后没走几步,便被一根横斜在地的木头绊了个准,亏在洛冰河离得近,沈九才不至于难看的扑在坚硬的地上。

沈九觉着巧,觉着幸,但乖乖坐在地上等他回来的洛冰河一点也不觉得。

毕竟沈九手中香气的来源——荷叶包裹的热乎烧鸡,可是十分快狠准地拍在了洛冰河的面上,坚决不给你任何缓冲的心理准备。

命运着实太凄苦,洛冰河恨不得仰天以泪洗面。

“没事吧洛小弟?”

沈九赶紧抓着烧鸡爬起身,即便摔倒,他也从未忘记自己作为大哥的身份。

“……无妨。”

良久,洛冰河才咬着牙艰难的出口。






评论(6)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