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好困

在手心里开出鲜花

【冰九】往事成风(四)

再写一章就完结啦
————

四.

     地面上的外界已是月圆夜深,洛冰河自睡梦中悠悠转醒时,被内殿甜腻如醴的熏香刺得眉头微皱,过了半晌,才在被褥中摸到了沈九柔软温热的躯体。

     于是洛冰河侧卧过身,借着青纱外的微弱烛火,细细的打量起沈九的脸。

     沈九睡的并不安稳,不知梦见了什么让他辗转反侧的陈年旧事。

     洛冰河若有所思的将手指轻轻触了触沈九颈间的红痕,揉弄了片刻,便露出了一点意味不明的笑。

     于是揽他入怀,干脆探探沈九的梦,瞧瞧这个待他不一般的师尊,会在不堪回首的往事前,有一个什么样难以入目的执念。

     梦境里浓雾重重,四处都不见光,晦暗的黎明之际,只有一条不宽阔的路,一直通向深处蓝幽幽鬼森森的尽头。

     洛冰河一直向前走,每走一步,身后的路便被浓雾吞噬一点,直到前方朦朦胧胧显出了一点橘黄色的光亮时,他才在这寂静诡异的梦境里听到了一点熟悉的人声,渐渐的,便看清了那张熟悉却有些稚嫩的脸。

     是岳清源。

     他执着一盏昏黄的灯,目光谦和又坚定的注视着背对洛冰河的那个人,只听他对那人承诺道:

    “小九,待七哥回来,必带你上山拜师。”

    “所以,你一定要等着七哥。”

     洛冰河看不见背对之人的神情,待要上前一步细看,却不知怎的突然下起一阵暴雨,不过片刻,便浇散了幽蓝的浓雾。

    浓雾既散,周围便又现出了另一个的模样。

     这是一座人间寻常的庭院,大雨滂沱中,有少年跪在庭院的积水中间,面上的瘀伤层层叠叠,灰色的前襟也沾染着几片被雨水冲洗了大半的新鲜血迹,导致那张本来清秀的脸,也因此带上了些许阴郁压抑的味道。

     正是少年时的沈九。

     洛冰河颇是感兴趣的环抱住臂,倚着门廊继续看沈九落魄凄惨的模样。结果没等了一会儿,便听见房门推开时的嘎吱轻响,洛冰河扫了一眼过去,只见一个眉眼细长倨傲的紫衣少年走了出来。

     他到不至于傻的站在沈九身旁居高临下的陪着一起淋雨,只是缓缓踱步至离沈九最近的屋檐下。虽是个清秀俊逸的少年郎,却偏偏有着格外刺人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嗜血非常。

     但更引人注目的,是紫衣少年腰间悬挂的长鞭。细长的尾梢处,沾着不少陈年累积的血,洛冰河不由挑了挑眉,再看向跪着的沈九时,果然在他沾血的衣领下,看见了藏匿着的熟悉鞭伤。

     还是新鲜的,热乎的,流着血泡着雨的,既然如此,想必痛是肯定的。

     这一年,岳七未来。

     沈九湿淋淋的跪在雨中,低垂着眼睫,突然风云忽转,当洛冰河再看过去时,庭院已是大变了模样。

     清雅俨然有序的屋舍不知是被溅上了谁的血,秋家上上下下几十号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贵的贱的,现下都变成了一具具动弹不得的尸体。

     而沈九拿着无名的剑,站在当初让他在雨中湿透的庭院里,浑身上下仿佛是浴血归来。

     小小少年眼中冷漠的狠,让人心生战栗。

     全都死了。

     沈九师承无厌子,再次回到秋家时,便灭了秋家满门,唯留下秋家的小姐秋海棠一个人的命。

     次年,沈九终于见到了岳七。

     只是此时岳七已成了苍穹山派穹顶峰执有玄肃的岳清源。

     洛冰河看到沈九眼中的惊讶混合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失望和不甘翻涌不断,眸中闪烁着的暗,如同铺天而来的乌云,携卷着沈九特有的阴霾。

     所谓的天道命途,好似无心的幕后者,一双手将两个人推向了再无法相交的两条路,无论再如何的无条件弥补,那些命中注定要错过的,到了最后也只能以命相偿了。

     视角颠转,再看沈九时,他已是人上人的沈清秋,端着的,是一副不可侵犯的嫡仙风姿。却在苍穹山派的选徒之日,洛冰河远远的看见了沈九与曾经的自己视线相对的一瞬。

     嫉妒,不甘,愤怒。

     从此便是那座熟悉的竹舍,和洛冰河不愿回首的耻辱和痛楚。

     洛冰河实在是不明白,即便沈九少年时也是同他相当的可怜人,即便沈九也曾受过无数的伤,吃过这荒唐人间无数的苦,但是,但是他又为何多年后也要变成自私无耻的加害者,让别人和他一起不得好活?

     多年前,洛冰河仅仅是个无依无靠的孤苦少年,把清静峰和师尊当作自己唯一的归宿。

     可沈九的梦里,最该死的他杀了,而其余的他要不是不放在眼里,要么就是有心相护却从来不说。

     只有洛冰河。

     只有洛冰河。

     沈九是存心要他痛,要他陨没,要他生不如死!

     沈九非无心之人,只是他的善意从来不愿施舍给他洛冰河一人罢了。

     想到此处,洛冰河恨不得要一剑搅进沈九的心脏里,怒吼着去索要质问。

     凭什么沈九流了血,就要他也跟着一起血偿?

     洛冰河咬紧了牙关,目眦欲裂。他匆匆退出了沈九的梦,随后便难以抑制的掐住了身旁沈九暴露在灼人视线下的脖子。

     沈九被突然而来的窒息感逼迫着睁开了眼,在这晦暗的帷帐内,对上了洛冰河赤红的双眼。








评论(4)

热度(105)